• 科普信息網

    追逐超級風暴的“00后”攝影師:用鏡頭延續氣象夢,用科普為極端天氣“吹哨”

    發布時間:2022-04-05 14:46:39 來源:新浪網 責任編輯:caobo

    茫茫綠野之上,一團巨大的風暴正在醞釀,云墻旋轉,風雨如晦,喧囂著似要躍出屏幕。

    這張在內蒙古通遼市扎魯特旗拍攝的作品,被氣象業內譽為國內中尺度氣象學“里程碑級”的風暴攝影作品。背后的拍攝者,是來自江西的“00后”男孩劉屹靖。該作品后被SCI期刊《大氣科學進展》專刊收錄為封面,劉屹靖也受邀到北京大學作氣象學術報告。

    ▲劉屹靖攝影作品被SCI期刊《大氣科學進展》專刊收錄為封面

    風暴攝影師,大多數人沒有聽說過這樣一種職業。2020年夏,劉屹靖正式走上職業風暴攝影師之路,并成為一名B站UP主(“Range四方”),具有震撼視覺效果的雷暴延時影像和氣象科普,是他分享的主要內容。

    3月26日,劉屹靖被中央電視臺新聞欄目《新聞周刊》報道,節目中,主持人白巖松不吝夸贊,稱其“是互聯網時代特別需要的老師,用自己的專業給網友帶來新的知識點”。

    對劉屹靖來說,風暴攝影是夢想的延續,也是引導他對抗生活“風暴”的火光。

    日行千里拍下超級風暴

    那幅“里程碑級”的風暴作品攝于2021年8月。從專業角度來看,這幅作品記錄了超級單體大漩渦般的中氣旋云墻結構、風暴前側下沉區的“降水線跡”以及孕育龍卷風的“墻云”結構。劉屹靖在評論區科普:形成這種雷暴天氣一般要滿足深厚的“垂直風切變”、較高的大氣不穩定能量、強動力抬升三個條件。

    這幅作品,只是他過去一年拍攝的數百場風暴中的其中一次。

    ▲劉屹靖攝影作品

    在網絡平臺上,劉屹靖將自己的2021年濃縮成這樣幾個數字:跨越中國11個省,追逐風暴24000公里,拍攝48107張圖片和近百個風暴延時影像。

    讓他真正“出圈”的,是2021年6月25日,為了追逐超級單體——“雷暴中強度最強,體積最大,致災種類最多的類型”,他從烏蘭察布一路驅車前往河北壩上,總里程近1000公里。翌月,一條“00后攝影師日行千里拍超級風暴”的話題便登上了微博熱搜。

    劉屹靖的攝影作品中,風暴以及與之伴生的氣象景觀是絕對主角——畫面中,巨大的云層結構清晰可辨,它們旋轉起伏,或暴烈或平靜,在暗流涌動中,光線與色彩也隨之變幻。

    風暴攝影是一項有季節限制的工作,“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可以一年四季追逐風暴”。國內來看,春夏季是強對流天氣多發季節,這些時間段,劉屹靖多數時候都在路上。

    ▲“追風”的劉屹靖

    一般來說,每年七八月份,他會持續關注國內各地的氣象狀態變化,三到六月,則分散性地“追風”。

    每次出發前幾天,劉屹靖會通過分析專業的氣象資料,如雷達回波圖和衛星云圖,劃定一塊三至五百平方公里的、風暴可能出現的區域。接著,他會選擇一個中轉城市。待到這些城市后,再聯系當地司機,趕往預定的位置,不斷靠近風暴,直至肉眼能夠看清風暴的結構,判斷出他希望拍攝的關鍵畫面,以設定機位、規劃拍攝的時間和朝向。

    在劉屹靖的“追風”名錄里,這些城市,不外乎呼和浩特、烏蘭察布、錫林浩特、霍林郭勒、呼倫貝爾、齊齊哈爾等地。

    “氣象越美麗,越危險”

    人們總是需要抬頭才能看見風暴,哪怕如此,不跨越足夠的時空尺度,也難以一睹其全貌。而鏡頭,可以將更加廣袤的視野送到人們面前。“在那個充滿張力的自然世界里,個體仿佛會急劇縮小,這是中尺度氣象學的魅力。”

    劉屹靖所說的中尺度氣象學,是一種水平尺度幾百公里以內、時間維度從幾分鐘到一兩天以內的,伴有強風或者強降水事件的天氣系統。人們更熟知的,是它帶來的雷暴、冰雹、颮線、龍卷、下擊暴流等現象。

    大部分風暴都發生在傍晚或晚上,他一般會提前一晚到目的地,再利用第二天上午準備好干糧、水及拖車繩等應急物資。

    在車上,他需要隨時觀測電腦上的衛星云圖和雷達資料以調整行車路線,有時分析不夠準確,風暴可能會有兩三百公里的偏差,也有可能讓他“無處可逃”。

    有一次,劉屹靖冒險騎著共享單車到觀景臺的橋上拍攝,為了躲避雷擊,他只好扔掉所有金屬物品蹲在柏油馬路中間,最后相機、無人機還有他自己都被淋濕透。

    ▲劉屹靖攝影作品

    還有一次,是在內蒙古草原上。為了拍攝超級單體雷暴形成前弧狀云和風撲來的完整畫面,劉屹靖守到了最后一刻。他沒想到風速那么快,當看到草原天際線揚起幾十米高的沙塵時,已經來不及收器材了,只能拼命抓住越野車頂的行李架以防止自己被吹走。

    ▲劉屹靖攝影作品

    “風吹得睜不開眼睛。”這是他第一次領略如此強勁的風暴,但他對這陣風并沒有十分恐懼,因為產生強風的只是風暴前側的“陣風鋒”,真正的暴雨、冰雹、雷電與“陣風鋒”還有一定的距離。

    最危險的一次,是在2020年8月9日,他在烏蘭察布遭遇了從業以來最危險的“冰雹危機”。

    那次拍攝是在風電場附近,他聽到了一種奇怪的聲音在慢慢靠近。猶豫之時,那聲音越來越響。回過神來,他立馬和司機鉆進車中。

    關上車門后,兩秒鐘時間,乒乓球大小的冰雹就砸了下來。“那是冰雹落地的聲音!冰雹太大了,當時也很后怕。”

    “氣象越美麗,越危險。”而這,也是驅使他總是冒著風險,將相機對準頭頂這片天空,與雷暴單體正面相迎的原因。

    ▲劉屹靖攝影作品

    夢想的延續

    如果要追溯對氣象如此狂熱的原因,劉屹靖提到了一本圖畫書。

    兩歲半時,從事綠色農業工作的母親給他買了很多科普圖畫書,他獨獨對講氣象的那本《風力歌》愛不釋手。每天,他都讓母親讀好幾遍,“等上幼兒園時,書的每一頁都已經被翻得殘缺不全了”。

    上中學后,這種癡迷逐漸變成了對氣象知識的探索。他加入了不少氣象學愛好者的QQ群,看了諸多專業書籍,閱讀了幾百篇氣象學論文,甚至結識了不少當地氣象局的專業人士,有時也會受邀參加他們舉辦的研討會。彼時,劉屹靖最大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名氣象預報員。

    事與愿違,2017年年底,在高考沖刺前,他患上了嚴重的慢性腸炎,身體不適、無法正常上課,情緒上也十分消極。“就像生活上遭遇了一團‘風暴’,很痛苦,感覺離自己的夢想越來越遠了。”

    直到2018年3月15日,他在家研究一臺2012年的老單反相機時,窗外大概三公里的地方突然出現了多單體雷暴,“每隔幾秒就會出現一條锃亮的閃電”。視野開闊、沒雨水阻擋,不懂攝影的他一通亂按,居然拍到了多個閃電掛空影像。他將這些照片發到網上,獲得了第一個百萬閱讀,不少平臺也紛紛轉載。

    真正讓他決定做一名風暴攝影師的,是在2020年夏天。那時候,因為放暑假,他有大把時間留在家中。而處于攝影的瓶頸期的他,整日為攝影題材而發愁。

    轉機發生在2020年5月5日。這天,一場極端性強對流天氣“襲擊”了江西。他通宵守候,嘗試用無人機拍攝風暴云團。當無人機起飛后,風暴云團突然急劇擴大,呈現“爆發式”增長,演化成“多單體雷暴”模式,云團底部也開始劇烈扭曲,糙面云(世界十大奇云)就此產生。

    ▲糙面云(世界十大奇云)的產生?劉屹靖 攝

    這張作品的誕生,令他欣喜若狂,也讓他意識到,在國內追逐風暴,并拍攝相關天象題材的作品,并不是不可能的事。

    他開始再次集中學習“中尺度氣象學”,并抓住每一個空余時間出門蹲守風暴的到來。暑假剛開始,通過氣象雷達資料,他提前預測了一團強風暴的襲擊,拍到了“下擊暴流”席卷而來的場面。

    有了這次通過自主預測拍攝成功的案例,后續拍攝就一發不可收。

    2020年7月中旬,通過分析氣象資料,他得知內蒙古會有連續好幾天的強對流天氣,于是一場“說走就走的追風旅程”就此開啟。這是他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追風,“經驗不足,并沒有拍到非常滿意的畫面。”

    回家后,他開始集中閱讀國內各省的氣象論文,嘗試從中總結出一些比較適合強風暴發育的時間、區域,并結合地形進行研究。2020年8月1日,瞅準了一個風暴集中爆發期,他再次飛往內蒙古。

    那一次追風,他拍到了當年最滿意的作品——

    在烏蘭察布,當風暴穿過頭頂后,一縷陽光瞬間從它后方照射進來。正在餐館吃飯的他趕忙跑出去看,一道碩大的彩虹便橫貫在草原上。當彩虹逐漸消失后,本以為可以收好器材回去繼續吃飯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頭頂后方突然出現了大量乳狀云。此時太陽剛好落山,他便想著繼續在此等候,看看會不會有火燒云出現。

    ▲彩虹橫貫草原 劉屹靖 攝

    如其所料,夕陽一下子打在了風暴尾部的乳狀云上,橘紅色的晚霞瞬間染透了整個天地。“這是我此生見過的最壯麗的天象——火燒乳狀云。”

    ▲火燒乳狀云 劉屹靖 攝

    乳狀云逐漸遠去,興奮之后的疲憊瞬間涌入身體,可是天邊又有一團風暴正在爆發,并且頻繁閃電,他決定堅守到底,于是再次拍到了極端的天象組合——乳狀云與閃電,以及底部垂懸的雨幡。

    ▲乳狀云與閃電,以及底部垂懸的雨幡 劉屹靖 攝

    追尋氣象學背后的人文關懷與自我實現

    職業風暴攝影師之外,劉屹靖的另一個身份,是氣象科普者。在他眼中,作為一名職業風暴攝影師,“不僅要拍攝風暴,還要把風暴形成的原理科普出來,告訴大家如何識別風暴,當風暴來臨時怎么防御,怎么做到未雨綢繆,為社會創造價值。”

    讓他決定轉型做科普的契機,源于一次拍攝經歷。

    那是2020年8月9日,在烏蘭察布,劉屹靖拍到了十幾個高質量風暴,正準備收拾器材返回呼和浩特。就在太陽已經落下而天還沒黑的時候,深藍色的天空中出現了一團正在發育中的粉紫色的雷暴單體。它迅速發展成濃密的鬃積雨云在頭頂炸開,閃電像瓷器的紋路一般閃現在成片的乳狀云中。劉屹靖興奮極了,趕緊按快門拍下這難得的場面。

    ▲劉屹靖攝影作品

    就在這時,一個牧民走了過來,聽劉屹靖說自己在拍風暴,臉色當時就變了。牧民說:“你們這些攝影師要過來多拍一下我們!你知道今天下午的風暴有多嚴重嗎?種了一年的莊稼原本都可以收了,結果全被冰雹打壞了。”劉屹靖一時間竟不知道該作何回應。這讓他意識到,想象中的風暴與真實的風暴之間有巨大的鴻溝。

    “風暴為什么吸引我去拍攝?因為它有一種超脫現實的美,可這種美卻是有極端的破壞力的,我有義務也有責任告訴大家這一點。”他決定做點什么,來幫助更多人了解氣象知識從而避免可能的自然災害。

    2020年12月19日,劉屹靖第一次在視頻中標注出了“弧狀積雨云”,2021年8月10日,他第一次出鏡,用口播的形式解讀了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最新發布的氣象報告。

    在視頻中,他先總結說自己這一年的收獲是正常情況下十年的努力都未必能換來的結果。“可以理解為我在拍攝的收獲上越大,便越反映出極端天氣的嚴重。”

    視頻最后,他發出呼吁:“無論如何,我們未來都將面臨一個極端天氣頻發的局勢,遏制全球氣候變暖已是刻不容緩,地球是我們每一個人賴以生存的家園,衷心希望大家能夠為節能減排、保護環境貢獻出一份屬于自己的力量。”

    劉屹靖告訴記者,中國在氣象預警方面的準確性和及時性都在逐年提高,但仍有很多人對此不以為然。“我生產的作品的另一重意義,就是告訴大家風暴離我們的日常生活并不遠。”

    將愛好職業化

    在社交平臺上,劉屹靖的頭銜之一,是“中國首位職業風暴攝影師”。

    作為一名職業風暴攝影師,除了追逐風暴,劉屹靖還創立了一家影視傳媒公司,“承接一些商業項目”,他還是中國天氣網以及佛山市龍卷風研究中心的合作攝影師。

    今年,他還將加入北京大學一個氣象科研課題組,“我們會一起去沙漠里蹲守風暴、采集數據”。很多高校也向他發出橄欖枝,邀請他作學術報告與科普講座。“算是成功地將自己從小就喜歡做的事情職業化了”。

    幾乎每個視頻作品結尾,劉屹靖都會加上一句:“風暴攝影有風險,請勿輕易模仿。”

    對他而言,職業風暴攝影師是氣象預報員的夢想延續,但他認為,目前還沒到在國內推廣職業風暴攝影師這個群體的時機。因為“成為一名風暴攝影師,既需要全面的氣象學知識、攝影技術,也需要相當的戶外生存能力。”

    ▲“追風”的劉屹靖

    絕大多數時候,劉屹靖的拍攝都是一人獨自前往。安全,是他提到的第一要義。

    “在野外拍攝會經歷很多突發狀況,抑或是危險,但我對此沒有任何糾結猶豫。”他對自己非常自信,“我只會因為分析失誤出現追不到風暴的情況,但絕對不會讓自己置身于危險之中。”

    他的自信,源于自小積累的氣象學知識:“當我追逐風暴的時候,哪里下雨,哪里有雷擊,哪里有大風,哪怕只是目視觀察,我也一清二楚。”

    當他追逐風暴之時,腦中“風暴”已然開始。

    紅星新聞記者 彭祥萍 實習生 張業欣 圖據受訪者

    編輯 譚王雨

    標簽: 攝影作品 烏蘭察布

    上一篇:
    下一篇:

    新聞排行

    江苏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