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普信息網

    中國科幻電影市場產值大幅攀升 科幻編劇“一人難求”

    發布時間:2020-08-14 13:20:39 來源:科技日報 責任編輯:caobo

    “無論最終結果將人類歷史導向何處,我們決定選擇希望。”2019年春,電影《流浪地球》曾以富有想象力的劇情和炫酷逼真的特效,收割好評與票房無數,一度成為中國影史票房亞軍。

    中國觀眾對科幻片歷來青睞有加,從《阿凡達》《復仇者聯盟》的場場爆滿,到《星際穿越》《火星救援》的一票難求,再到《流浪地球》的好評如潮,中國電影市場對科幻電影的需求無比巨大,也讓近年來的中國科幻電影市場產值大幅攀升。

    近日,國家電影局、中國科協印發《關于促進科幻電影發展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其中提出要加強科幻電影人才培養,推動文化名家暨“四個一批”人才、中國青年電影導演扶持計劃等,向科幻電影人才傾斜;鼓勵高校結合自身優勢,加強科幻電影相關人才培養;積極向中小學生推薦優秀科幻科普電影;建立科幻電影科學顧問庫,吸納專家院士和科技工作者參加……

    作為21世紀“最貴的資產”——人才,能否為科幻電影產業持續造血,考驗著中國科幻教育、科技、產業的創新能力。

    科幻編劇“一人難求”

    根據《2019年中國科幻產業報告》顯示,科幻電影市場在2018年全年總產值為209.05億元,其中國產科幻片為33.707億元。2019年上半年上映的影片產值已達172.339億元,國產科幻片占68.565億元。《流浪地球》等國產科幻片的橫空出世,在產業份額上挑戰著好萊塢的票房統治地位,國產科幻片的貢獻日益攀升。

    “不過,從目前來看,《流浪地球》還是一個獨立的文化現象,我們還需要積累工業化生產科幻電影的經驗。”南方科技大學科學與人類想象力研究中心主任、中國科普作家協會副理事長吳巖告訴科技日報記者,目前我國仍需培育科幻電影的產業基礎,加強人才儲備,特別是具有原創能力的科幻作家。

    “國內雖然有一批科幻作家,但據我所知,科幻作家想成為科幻編劇,要能在創作之初就考慮將情節、節奏、人物等轉化為電影語言和視覺畫面,要看大量的電影,要琢磨科幻類影片的規律。”吳巖說。

    將好的科幻文學作品搬上大熒幕,也考驗著影視從業者的自我迭代能力。

    天津微像國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曾參與過《意見》出臺前期的建議征集,該公司CEO張譯文告訴科技日報記者:“科幻編劇‘一人難求’。好的科幻編劇需要能為電影建立世界觀,并以科學為基礎設立假定情景,這往往需要數理化、計算機、航空航天、AI等科學素養的積累,而大部分編劇是文科生,他們尚需補充大量的理科知識和科學素養。”

    中國首個科幻專業博士姜振宇目前就職于四川大學,在他看來,當下的中國科幻電影產業,還急需特效制作人才,“我們還缺乏做原創性研發的人,例如迪士尼這樣的大公司有時做一個新的片子,會重新開發一些新的軟件或者算法,但國內基本沒有這樣的技術儲備,更多的還是依靠購買和使用國外既有的軟件、設備。”

    科學與藝術素養缺一不可

    “由于缺乏市場需求,以往每年的科幻文學碩士一般也只有一兩個招生名額,十幾年下來,這些碩士只有三四個人從事科幻相關職業。有的在做編劇,有的在做老師,還有的在

    寫小說。”曾任教于北京師范大學的吳巖,2003年招收科幻文學方向碩士;2015年,他招收了中國首個科幻文學博士生。

    近年來,國內多所高校也有教師開設科幻課程,例如清華大學賈立元、中國科學院大學蘇湛、重慶大學李廣益、西安交通大學王瑤、南京工業大學付昌義等。他們從科幻文學史、科幻電影、科幻寫作等角度為學生傳播科幻知識。

    南方科技大學教師劉洋現在每學期開設32學時的《科學創作》公選課。這位凝聚態物理博士教學的核心內容是如何通過場景、故事、人物為科幻小說或游戲設立世界觀。“科幻往往來源于一個點子,由這個點子生發出社會問題,再嘗試用技術去解決問題。我比較重視邏輯推理,例如太陽氦散發生后,人類會面臨什么,該如何應對。”

    如何在大學階段積累科幻電影從業的技能和素養,學者們見仁見智。南京藝術學院影視攝影與制作系主任、中國高教影視學會會員尤達認為,這些學生除了要掌握策劃、劇本寫作,拍攝、剪輯,沉浸式AR、VR數字媒體技術等電影制作全流程的技術,還要大量的閱讀、觀片,了解行業發展,學會如何將人類的理性與感性融合,“尤其要注重創意性和藝術視覺化能力的培養”。

    姜振宇認為,科幻產業發展不拘泥于電影,在科幻游戲、出版、美術等相關產業,同樣需要相關人才,而且電影人也需要從其他產業汲取營養,涉及科幻相關產業的發展趨勢和熱點,都應該關注。

    “在大學開設科幻教育課,可以幫助大學生理解科學和工程倫理理念,在中小學則可以推廣科幻閱讀和創作,培養孩子們的想象力,提高他們參與科技創新的興趣。”江蘇省科普作家協會理事兼科幻專委會主任、南京工業大學副教授付昌義建議,可嘗試組織專家分類編寫大中小學的科幻文學、科幻電影、科幻創作等教材,分別組織大學、中小學科幻創意征文大賽,發掘優秀科幻創作人才,建立科幻創意與科技創新的聯系。

    科學家是很好的領路人

    《意見》指出,“建立科幻電影科學顧問庫,吸納專家院士和科技工作者參加,為科幻電影提供專業咨詢、技術支持等科學顧問服務。”而實踐已經證明,科學與藝術是可以被相互“喚醒”的,科學顧問對于科幻電影而言至關重要。

    電影《星際穿越》中最令人難忘的場景,莫過于被譽為“最符合物理原理的黑洞”的“卡岡圖雅”。“卡岡圖雅”的締造者之一、該片的科學顧問,便是201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基普·索恩。

    “老實說,有關黑洞的圖像我也是從影片中才了解。影片中的情節,可能在現實生活中永遠不會出現, 但描述的事件都是有科學依據的。”中國科學院院士祝世寧與科技日報記者分享,好的科幻片連科學家看了也會有啟發, 讓人有“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感嘆。科幻片是一件藝術作品,但也要考慮科學性、想象力和浪漫主義的有效結合。

    祝世寧認為:“科學家如果為科幻電影做顧問,可以從科學性上把關,但也要與文學家、藝術家合作交流,兼容并包。科幻片不同于科普片,要有一定的科學超前性和想象力。很多問題即使科學家也難以給出完美解釋,例如時空穿越、量子糾纏、超光速等。通過科幻片將這些問題拋出來,可以激發觀眾尤其是孩子們對科學的興趣,讓他們感受科學的魅力。”

    科學與藝術的碰撞,也曾讓吳巖瞬間被“喚醒”。吳巖參與過一次科幻作家與科學家的座談會,會上許多科學家交流了他們的科學設想。有人就提出,設計一款足夠高能的電池板,只需鋪滿一個中國中等省份的面積,就能滿足全球用電所需。

    “聽了眾多奇思妙想的設計,大家都非常興奮。科學給科幻創作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創意,科幻電影及創意也讓我們思考如何面向未來——我們將生活在一個什么樣的世界?科幻電影可以帶來更多思考與啟發。”吳巖說。

    本報記者 金 鳳

    標簽: 科幻電影

    上一篇:天文專家:金星13日迎來西大距 非常適合觀測
    下一篇:天琴計劃備受關注 “天琴二號”將驗證下一代重力衛星關鍵技術

    新聞排行

    江苏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