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普信息網

    線上平臺不是法外之地 網絡平臺消費陷阱需監管和治理

    發布時間:2022-03-15 10:03:52 來源:都市快報 責任編輯:caobo

    如果家里的下水道堵塞了,你第一時間會做什么?和脫口秀演員李雪琴一樣,很多人的做法是拿出手機,打開各大平臺,尋找疏通下水道的公司,簡單溝通,點擊下單——整個過程一氣呵成,就像平時叫個車、點個外賣。

    然后呢?李雪琴的遭遇是這樣的:上門維修的師傅告訴她,想要疏通必須要用一種藥水,一斤185元。師傅最后灌了整整5斤,加上上門費,收了她980元。而在杭州,有同類遭遇的消費者甚至為此花費了數千元。

    結合李雪琴北大畢業的背景,這段經歷聽上去有點不可思議。上了年紀的人會認為,年輕人缺乏生活經驗。這并非沒有道理。尤其是90后這批互聯網的原住民,已經將幾乎所有生活和各大互聯網平臺深度綁定。

    這種高度數字化的生存方式是一把“雙刃劍”。好的是一切都可以高效運轉,生活的便利性大幅提升,但前提是,這些平臺提供的信息和服務沒有問題,否則就很容易讓缺乏經驗的李雪琴們成了“待宰的羔羊”。

    然而,出于平臺流量、自身盈利壓力的考量,以及監管不嚴,被不法分子利用等因素,這個前提經常受到沖擊,使得平臺上布滿各類消費陷阱。

    花錢買了推廣 平臺成了劣質公司的利益共同體

    就拿管道疏通這件小事來說,通過58同城搜索,在包括杭州在內的許多城市,一家名叫拓嘉家政的公司往往位于第一的推薦位。但就是這家公司讓杭州的羅女士損失了近萬元。

    通過我們調查,這家公司注冊在哈爾濱,在杭州并沒有實體店,只是找了一批社會上的維修師傅合作進行利益分成。之所以能經常出現在搜索結果的“一號位”,核心原因是他們每年向58同城繳納150萬元的推廣費。

    和其他平臺上的競價排名機制一樣,這筆費用不僅能讓拓嘉家政獲得可觀的流量,還能幫他們“擺平”許多投訴。

    可以看到,在引入競價排名機制后,互聯網平臺很難完全做到獨立客觀,當平臺和他們推薦的企業、產品和服務變成了利益共同體,干擾搜索結果就成了一種常態。

    競價排名本質上是企業用真金白銀向平臺購買流量傾斜。作為企業,要考慮投入和產出。作為平臺,也需要在平臺公信力和高額推廣收入之間作取舍。

    但在以拓嘉家政為代表的實際操作過程中,經常出現的現象是,越是不夠優質的企業越愿意通過競價排名獲得更多流量,同時將推廣成本轉嫁給消費者,而平臺則在追求利潤的同時放松了監管,甚至直接和這些企業“同流合污”。

    在流量兇猛的短視頻平臺,也存在類似的案例。大四學生小鄭被“0元培訓”吸引,參加了線上課程,最終被業務員忽悠到平臺以外,辦理了近萬元的貸款,購買了相關課程,按照合同里的“霸王條款”只能退回數百元。

    由于缺乏監管機制,這些平臺的算法推薦機制很容易被不法機構利用,讓涉世未深的大學生陷入泥潭。

    虛假信息泛濫 線上交易 更易滋生暗箱操作

    長期以來,降低信息不對稱是各大平臺最引以為傲的一點,但在一些原本就“水很深”的領域,單靠線上的機制和技術很難徹底解決線下的痼疾。

    比如“南京同仁堂”的貼牌授權亂象,目前在各大電商平臺,均有打著南京同仁堂旗號的各類產品在銷售。但實際上很多都是貼牌授權出去的。

    過度授權也導致“南京同仁堂”的品牌被濫用,在線上進行夸張甚至虛假營銷。很難想象“5天就可以長出新發”“一管牙膏就能搞定72種牙病”“8-48歲皆能長高”等的宣傳來自于一個中華老字號品牌。

    按道理,電商平臺對于這些明顯的虛假營銷負有事前審核的義務,而不是在發生糾紛、接到舉報之后再介入協調。

    近年來,婚戀平臺歷來都是虛假信息高發的重災區。不少消費者花費數萬元成為會員,最后實際上和一群職業的婚托打交道。

    有人想通過婚戀平臺找到可以托付終身的對象,花了1萬元見了3個人,其中一個明確是假扮過來的婚托,一個是完全不符合要求的對象。但平臺卻將問題歸咎于其本人不懂和異性打交道,還向他推薦2萬元的心理課程。

    線上平臺不是不能監管 更不是法外之地

    遺憾的是,就案例的特殊性而言,以上這些都算不上“前無古人”,這還不包括泄露用戶隱私、大數據殺熟等問題。

    過往幾年,無論是婚戀網站、本地生活平臺,還是相關的電商平臺,都存在大大小小的問題,有的問題像是假貨泛濫,在平臺壯士斷腕的勇氣,和監管部門的雷霆重擊下得到了有效控制,有的卻始終無法得到有效解決。

    這并不意味著這些平臺依然可以高舉平臺無罪論和技術無罪論的大旗繼續提供劣質服務,甚至主動利用算法和技術損害用戶的權益。

    不久前,國家網信辦等四部門聯合發布了《互聯網信息服務算法推薦管理規定》,明確要求各類短視頻平臺、電商平臺、社交平臺及餐飲外賣平臺等互聯網公司,要保障用戶的算法知情權和算法選擇權。這一規定有望讓大數據殺熟成為歷史。

    由于互聯網創新太快,新技術和新模式往往會帶來一陣子野蠻生長期,存在監管政策滯后、監管責任不明晰等問題。好在這兩年,各大監管部門也加快了對各類互聯網平臺監管措施的完善,給監管漏洞打上補丁。

    最典型的案例是浙江對于外賣行業的監管。去年,浙江外賣在線平臺上線,通過上線“陽光廚房”的功能,能夠讓消費者知道自己的外賣是怎么來的。同時,外賣商家需要把關鍵食材的進貨信息上傳到監管系統,萬一菜品出現問題,可以從源頭追溯。

    在今年3月1日正式實施的《浙江省電子商務條例》也明確,配送的餐品假如沒有使用規定的外賣封簽,外賣小哥有權拒絕配送,消費者也有權拒絕簽收。

    這些舉措得到了美團和餓了么兩大平臺的支持,通過和政府的合作,平臺在監管上取得了事半功倍的效果,很大程度上消除了責任認定中的模糊地帶,騎手、消費者和商家都是受益方。

    外賣平臺從野蠻生長到逐步規范的過程說明,網絡平臺上的各類消費陷阱,完全可以通過科技和制度的手段進行有效的監管和治理,從而在大數據和移動互聯網時代,為廣大消費者營造出一個更加透明、更加安心的消費環境。(記者 梁應杰)

    標簽: 線上平臺 網絡平臺 消費陷阱 移動互聯網時代

    上一篇:直播購物融入“同城模式” 下單后一個小時送到家
    下一篇:最后一頁

    新聞排行

    江苏体彩网